見解
正在讀取登錄信息...

鄭曉峰 2018-04-02 14:07 于 廣東 - 深圳 通過網站:

#新時代##關鍵特征#:夢想、信任、開放、自由、包容、多元、互聯、合作、協同、創新、價值、分享、美好和幸福!

研究綜合 | 轉發(0) | 評論(0)

魏杰 2017-12-19 09:22 于 北京 通過網站:

明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年周年。我們今天的改革,必須面對現實,堅持問題導向,哪些問題最為尖銳就改革哪里。一是產權?;の侍庥寫徊鉸涫?。二是提高信任度,加強簡政放權的改革。第一個向社會放權。第二個向市場放權。第三個向企業放權。三是生態文明改革勢在必行。四是深化國有企業改革。

研究綜合 | 轉發(0) | 評論(0)

秦暉 2017-11-28 01:15 于 北京 通過網站:

除了質量紅利,在激發人民群眾的創造力、創新力、積極性和奮斗精神方面,我們也依然有巨大的空間。中國的老百姓,只要給他們起碼的尊重和關切,只要法治化、市場化、放管服的環境不斷優化,他們身上蘊含的能量是無法想象的。#經濟發展#,既是創造性發揮的結果,也是普惠化、#民主化#、大眾化的結果。

研究綜合 | 轉發(0) | 評論(0)

吳敬璉 2017-10-09 23:23 于 北京 通過網站:

針對不同的市場失靈應該采取不同的政策措施。80年代以來,許多學者都強調了市場失靈的情況是千差萬別的,要針對不同的情況去彌補#市場失靈#。認識到市場失靈需要政府干預的時候,還要注意一點,政府也是會失靈的,這個時候就需要進行權衡。有時候為了彌補市場失靈而采取的市場干預措施造成的損害,比市場失靈造成的損害還要大。在制定政策的時候,就需要采取各種各樣的辦法,使得收益最大、損失最小。

研究綜合 | 轉發(0) | 評論(0)

袁剛 2017-09-26 15:27 于 北京 通過網站:

中國成功在于#改革開放#,但改革開放還要進一步深化,要延伸到經濟體制以外的其它領域。思想觀念的的變革是一切變革的先導,首先是執政黨在思想上要轉彎,不要將百年前地下黨時代的制度安排,仍供為不容置辯的神圣戒律;不能把當年蘇聯“輸出革命”傳來的僵化教條,仍當著圣旨。要勇于改革勇于擔當,敢于舍棄舊觀念舊教條,敢于打破固化的利益藩籬。既得利益集團更應有點兒“變局觀”,主動放權讓利,不當民主改革的絆腳石。

研究綜合 | 轉發(0) | 評論(0)

張國寶 2017-09-14 01:03 于 北京 通過網站:

#東北經濟#增速出現下滑還是東北經濟結構的特點造成的。在第一輪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的八年中,國內外經濟大環境正逢中國經濟高速增長,能源原材料價格上漲,裝備需求量大,這對以重化工業為主的東北經濟結構是利好。但是當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經濟增速下滑,從過去的9~10%下降到6~7%,東北的重化工業受到的影響首當其沖,而經濟結構的轉換又非一朝一夕之功。

研究綜合 | 轉發(0) | 評論(0)

張成思 2017-09-12 18:26 于 北京 通過網站:

當前產業結構發生微妙變化,正在向價值鏈高端提升,而且中國高端制造業的技術基礎已經廣泛形成,新的增長動能正在形成。從目前的現實情況看,"黑天鵝"也好,"灰犀牛"也好,很多不確定性仍然存在,但他認為當前影響#中國經濟#最重要的兩大不確定性因素已經基本排除,即#房地產市場#和匯率的大幅波動可能性不大。

研究綜合 | 轉發(0) | 評論(0)

徐洪才 2017-09-12 16:40 于 北京 通過網站:

未來5~10年,我對#中國經濟#走向的判斷:在2027年前后,中國GDP規模超過美國,位居世界第一。在2023年前后,中國人均收入超過1.2萬美元,進入世界銀行認可的高收入國家行列,或者說屆時中國將成功突破“中等收入陷阱”。到2025年,中國將從制造業大國轉變成為制造業強國。中國互聯網產業或數字經濟取得世界領先地位。中國經濟對外保持基本平衡。中國加速進入老齡化社會,將面臨一系列經濟和社會問題。

研究綜合 | 轉發(0) | 評論(0)

陳興動 2017-08-30 01:45 于 北京 通過網站:

我們現在很多產品都喪失了,唯一能夠解決制度性成本的東西就是改革。改革是增長的力量還是問下拉動的力量,大家需要問個問號。我個人感覺可能這輪改革會加速#市場風險#的出清,要改變很多利益分配格局,這種格局我們在獲得之前要付出一些成本,這種成本就是經濟增長成本。如果做得好,希望十九大以后,把改革開放重新作為一個力量進來的話,這兩種力量很有可能會在2018、2019使中國經濟真正達到新的增長點。

研究綜合 | 轉發(0) | 評論(0)

李強 2017-08-30 01:26 于 北京 通過網站:

我們就進一步壯大我國#中產階層#提出以下幾點建議: 第一,中產階層不等于中等收入群體,壯大中產階層,需要增加老百姓的收入、調整產業結構、普及教育。第二,推動農村、中西部地區中產階層的壯大,實現均衡發展。第三,支持農民工通過技術晉升、自主經營進入中產階層。

研究綜合 | 轉發(0) | 評論(0)

韋森 2017-08-26 00:25 于 北京 通過網站:

我們認為當代中國社會還仍處在一個大轉型的過程之中。尤其是我們國家的基本制度和政府管理體制還有著許許多多的計劃經濟時代的制度遺產,一些計劃經濟時代遺留下來的意識形態和政府行政管理方法和理念還深深存在于我們政府官員的思維和實際社會管理之中。這些計劃經濟時代的體制和觀念遺產,有些已經隨著過去近40年不斷推進的中國#市場化改革#而發生了轉變和變異,但有些正在成為未來中國經濟增長和社會發展的障礙。

研究綜合 | 轉發(0) | 評論(0)

盛希泰 2017-08-22 23:20 于 北京 通過網站:

美國的技術比我們要牛一些,但是中國的市場是最大的。1. 中國有十億部智能手機的量。2. 中國有1.17億的90后消費人群。3. 中國的中產階級人群也是全世界最大的。中國的中產階級超過2.04億人,28.3萬億財富總量全球居首。4. 大麻煩也是大機會。舉個例子,#互聯網金融#,中國金融領域問題太多,所以P2P一夜之間出現很多。我認為只有中國和美國繼續引領#創業氛圍#,毫無疑問這兩個國家代表未來。

研究綜合 | 轉發(0) | 評論(0)

趙經 2016-03-18 14:22 于 陜西 - 西安 通過網站:

過去三十年來,中國發生的令人矚目的市場轉型。然而,不是中國政府,而是我們稱之為的“邊緣革命”,將私人企業家和市場的力量帶回中國。 饑荒中的農民發明了承包制;鄉鎮企業引進了農村工業化;個體戶打開了城市私營經濟之門;經濟特區吸納外商直接投資,開啟勞動力市場。與國有企業相比,所有這些都是中國社會主義經濟中的“邊緣力量”。

研究綜合 | 轉發(0) | 評論(0)

郎咸平 2015-08-31 14:30 于 北京 通過網站:

有些人會說,既然沒有加入TPP對我們的影響這么大,那么我們加入進去行不行?以前我們要加入WTO美國不是也反對嗎?我們最終也加入了。告訴各位,TPP的進入門檻非常嚴苛,有幾個關鍵條件都卡在了我們的“七寸”上,可以說TPP的游戲規則就是不讓中國加入。

研究綜合 | 轉發(0) | 評論(0)

吳東華 2015-08-27 13:13 于 北京 通過網站:

掛牌新三板僅僅類似商品在網店上銷售,僅僅提供一個融資渠道而已,至于能不能成功?以及成功的效果有多大?都是難題。從目前來看,筆者認為,要想讓掛牌新三板自家企業換手率比較高,唯一的辦法就是提供企業綜合創新專家進行一系列創新改造,大幅提升企業利潤率、利潤額,這些才是取勝之道,供掛牌新三板近4000萬企業家參考。

研究綜合 | 轉發(0) | 評論(0)

王晶 2015-07-20 14:01 于 福建 - 福州 通過網站:

#工業4.0#,最核心的內容是“物與信息化”的結合——供應鏈和生產制造過程中,讓物理實體世界的“物”實現數據化、身份化、智能化、信息化。其實質上是傳統工業化領域基于物聯網實現智能化生產的顛覆性轉型升級。如果它“最大幅度提高生產效率、最大限度降低生產成本、最大程度符合人類對產品和服務的個性化需求”的目標得以實現,那么,必將帶來人類工業史上重大飛躍,也就促成了大家所說的“第四次工業革命”。

研究綜合 | 轉發(0) | 評論(0)

劉洪 2015-03-21 18:19 于 北京 通過網站:

過去兩年,中國外交一改以往被動接招的風格,開始尋求主動出擊。從最高領導人對韓國和蒙古的“點穴式”外訪,再到北京APEC的盛大國際峰會,還有 “一帶一路”戰略構想的推出,一系列的舉措,確實讓人刮目相看。但在具體的外交成就中,我認為最高明的,則是去年在北京成立的“亞投行”。借助這一新組建的金融組織,中國正將外匯儲備轉化為金融乃至政治影響力,并成功地在美日英法等西方國家間打入楔子!

研究綜合 | 轉發(0) | 評論(0)

張茉楠 2015-03-10 09:06 于 北京 通過網站:

創通過開放創新和合作創新的模式,接受全球的產業轉移,并使中國有望成為全球新興的產業轉移基地和研發中心。在創新全球化的大趨勢下,中國必須積極構建跨國技術轉移平臺,幫助企業鏈接全球資源和市場,以進一步擴大開放為契機,加快融入全球創新網絡,構筑從國家創新系統到全球創新系統的政策支持體系。

研究綜合 | 轉發(1) | 評論(1)

馬龍龍 2014-12-18 16:33 于 北京 通過網站:

擴大內需是我國今后經濟增長戰略基點,在并不樂觀的外部宏觀經濟形勢下,內需的重要性再度凸顯。擴大內需的工作重點在于擴大居民消費,擴大居民消費方能扭轉當前由投資和政府消費拉動經濟增長所帶來的負面影響,推動我國實現均衡發展。

研究綜合 | 轉發(0) | 評論(0)

張寒松 2014-12-12 16:58 于 北京 通過網站:

“養老責任不能全靠政府”之論沒有什么不恰當。在農業社會,養老最早只是家庭的事情。隨著工業化的推進,現代社會的發展,家庭的撫養功能逐漸弱化,養老開始更多地由家庭、市場、社會和政府共同承擔。在養老主體多元化的背景下,政府只是養老保障提供的主體之一。從這一意義上講,“養老責任不能全靠政府”無疑正確。

研究綜合 | 轉發(0) | 評論(1)

456游戏平台 黑彩票平台排行榜 黑龙江十一选五任三遗漏数据 贵州11选5开奖 手机充值865棋牌 福彩中奖投注站返利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公告 利用网络彩票赚钱吗 美国高频彩 山西11选5专家推荐号 fifa online3赚钱篇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埋怨自己老公没本事 不会赚钱 排列3有规律 青海11选5开奖 干干干什么赚钱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