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vs鹈鹕:實現人生價值的必由之路

陳春花 原創 | 2019-06-10 12:19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人生價值 

骑士vs凯尔特人g7感动 www.znids.club   觀念是灰色的,人的生活則常青。當我們拋棄不再適合社會發展的舊觀念,重新確立符合人的發展的新觀念之時,更重要的則是以這個正確的價值觀,去做一座燈塔,照亮我們自我實現的路程。

  1自我實現是人的使命

  每一個希望實現自己人生價值的人,都不能不考慮「我應當成為什么」的問題;而每一個希望最大限度地實現自己人生價值的人,都必須設法充分發揮自己的天賦才能。

  正是出于此種考慮,你「能成就什么,就必須成就什么」,你要「把自己的條件稟賦一一發揮盡致」,成了當代美國人本主義心理學家馬斯洛的著名的自我實現理論的兩條要義。應當承認,這種歸納是不無道理的。

  其實,在馬斯洛之前,馬克思早就表述過類似觀點,馬克思說:「任何人的職責、使命、任務就是全面地發展自己的一切能力」,而「在職責、使命、任務等等中」,個人「提出了他應該成為什么的想法」。

  事實的確如此。我們已經知道,運動發展是人的本能沖動。而要發展就要設立目標,就必須首先回答如何發展自己的「我應當成為什么」的問題。

  即使一個人從沒有用思想和語言來提出和回答過這個問題,但他也是在用他的選擇和他的實踐,在實際地提出和回答由他的實踐所提出的人生課題。因為對于有自主能力的人來說,不選擇本身就是一種選擇,不回答本身也是一種回答。

  古往今來,雖然始終不乏嘗試著逃避自我之士,可最終總還是事與愿違,無論他們如何煞費苦心地泯滅自我意識,無論他們怎樣回避取消「我要……」的欲望,可自我與自我實現仍然像一個甩不掉的影子一樣,緊緊地跟隨著他們:他們渾渾噩噩,渾渾噩噩就是他們的生存形象和自我實現;他們隨波逐流,隨波逐流就是他們的生存形象和自我實現。

  雖然,這類生存形象絕不美妙,他們所實現的人生價值也多是負價值。當然,有時他們的行為、活動是懾于外在力量而構成虛假的自我實現,可這也照樣不能取消他們的個人責任,因為這畢竟也是經由他們本人認可并身體力行的行動。綜上可見,無論何時何地,自我實現都是不可逃避的;凡是具有自主能力的人,都不得不自我實現。

  長按圖片保存可分享至朋友圈

  1.和命運作斗爭是人的基本命運

  每個人的自我實現,都是要通過個人進行的。當我們對人生問題的探究進入到怎樣設計自我,以造就自己生存形象的時候,不由得會浮現出古希臘神話中那喑示著人的某種基本命運的坦塔羅斯、普羅米修斯、西西弗斯和俄狄浦斯。

  在遠古的神話中,古希臘神話具有一種超越時空,永遠扣人心弦的力量。因為它似乎是對人的生存之迷的某種揭示。其中最令人回味無窮,而且又最震動人的心靈的,就是坦塔羅斯、普羅米修斯、西西弗斯和俄狄湳斯的故事。

  據說坦塔羅斯是呂底亞國王。驕傲的坦塔羅斯由于對眾神不敬而受罰下地獄。在地獄里,他站在齊頸深的水中,卻遭受著焦渴之苦;低頭喝水,水即退去;他頭上垂著果實累累的樹枝,卻不能消除饑餓的折磨,伸手取果,樹就避開。他永遠受著饑渴的煎熬。

  普羅米修斯在人類遭到宙斯遺棄的時候,違背宙斯的命令,為人類盜來火種,教導人類勞動,賦予人類以各種智慧,幫助人類脫離了原始狀態而走向文明和繁榮。普羅米修斯對宙斯的反叛遭到了殘酷的報復。宙斯下令把他鎖在高加索的懸崖上,用矛刺穿他的胸部,派一只大鷹每天早晨飛來噙食他的肝臟,一到晚上肝臟又重新長出來,但大鷹第二天早晨繼續來啄食。普羅米修斯驕傲地向宙斯挑戰,又驕傲地忍受著苦難,而決不以屈服求宙斯寬恕。

  科林斯的國王西西弗斯,因得罪眾神而遭到的懲罰,既不是饑餓的煎熬,也不是遭受肝臟被鷹啄食的酷刑,而是罰他把一塊巨石推上山頂,巨石每次一到山頂就墜下,墜而復推,推而復墜,永無止境。他經受的是由于繁重的、永無止境的徙勞工作而帶來的心靈痛苦,是必須以「意義」來支撐自己生活的人,經受失去「意義」的空虛和迷惘。

  坦塔羅斯、普羅米修斯和西西弗斯的形象,2000年來一直在震動著人們的心靈。然而,對人們心靈震動最大的,當推那謎一樣的俄狄浦斯。俄狄浦斯剛一出生,就由于一道斷言他日后注定殺父娶母的神諭而被拋棄。他竭力逃避這不幸的命運,卻被命運一步步引向殺父娶母的結果;他道破了天下最難解的謎,卻猜不中自己的謎而葬送在對自己的迷誤中。他最后的結局是刺瞎雙眼,自我放逐??墑?,這個最不幸的人,所到之處卻帶給人們和平與安寧。

  這四個人都是和自己的命運作斗爭的斗士。他們分別反抗的是自然力的威風、社會邪惡力量的暴虐、徒勞之舉的「無意義」以及人生的荒誕和不可知力量的淫威。這種斗爭就是人的基本命運。

  然而,更為深刻而永恒的命運還在于:人的生活需要尋求意義,但是由于種種原因,人的一生卻注定要經受許多失敗,要做許多西西弗斯式的工作。像西西弗斯一樣接受這種挑戰,背負命運的重負而不被壓倒,接受「坦塔羅斯的磨難」和經歷「普羅米修斯的苦難與抗暴斗爭」,也就成了人生面臨的基本任務。至于俄狄浦斯式的個人意志的殘酷命運的沖突,更是人永遠要準備迎接的基本沖突。

  坦塔羅斯等四個人的斗爭,象征著人必須與自然界、與社會暴力、與失敗,以及與不可知力量搏擊的命運。這種命運,對于人來說是內在的自然必然性,理解它、超越它,是人生的職責。這種命運對于個人來說是共同的,然而人們對待它的態度卻是「個人的」。每個人通過對待作為人的內在的自然必然性的上述命運的態度,或是「成為自己」,或是失去自己,或是如赫爾曼·黑塞所說的,「可能成為善人,可能成為惡人;或為動物,或為神明?!拐飫锏墓丶謨諉扛鋈說淖暈疑杓?。

  2.自我設計是每個人必須面臨的基本任務

  自我設計,是人的本質特征——主體性的自覺表現,是人對自己迸行的自由創造。對于個人來說,自我設計既是自然的,又是必然的。固然,人從一出生就不斷被周圍環境所塑,但人并不是生來就是一張白紙,任由環境在上面留下它的烙印。人在幼小的時候就已經獲得了自我塑造的能力,使人不僅能在各種事實、各種可能性之間進行選擇、取舍,而且還能對自己的未來有所憧憬。自我設計就從中產生。

  在自我意識已有高度發展的青年來說,自我設計不僅是自然,而且已經成為必然??梢運?,自我設計是每個人必須面臨的基本任務,每個人都要通過對自己的設計,來表明自己對必須回答的一系列人生課題和人的基本命運的總體態度。青年正是通過自覺的自我設計,標志自己走向成熟的。

  人生是短暫的。作為個人,如果放棄自己的愿望和理想,聽憑他人安排,他就使自己的生命意義永遠操縱在他人手中,既放棄做人的基本權力,又不承擔人生責任,成為一個在歷史上來無影去無蹤的匆匆過客。

  自我設計的基點,是人的自我信賴,是忠實于自己。一個人只有在他相信自己的情況下,才會產生出主宰自己的意愿,才能在生活中發展出主動性;只有當他忠實于自己的時候,他才會憑著自己的良心、良知,誠實不欺地安排自己的一生。

  自我設計的目的,是規劃出一個理想的「我」,作為自己努力奮斗的目標。這個理想的「我」,包括對自己的職業、性格的設計,對人生、對世界的態度。

  人生的內容千種百樣,它使人的生命活動復雜而豐富。要使自己的生命活動豐富,但又不失之于錯亂而沒有特色,人的生命活動還應當在豐富之中具有一個主旋律,這就是貫穿于個人自我設計全部內容之中的價值取向。

  一個人所看重、所追求的是物質享受還是精神豐富;是功名成就還是真理與正義;是孜孜以求個人私利還是肩負人類的命運……這一切,都凝聚在他選擇的價值目標上。

  自我設計所含的諸方面的內容(職業和性格的設計、人生態度的選擇等等),其基本精神也凝聚在價值目標上。人在面臨由坦塔羅斯、普羅米修斯、西西弗斯和俄狄浦斯所表征的不可避免的基本命運的時候,他將采取的態度,也要由他所追求的價值目標來定向。

  因此,價值取向乃是個人自我設計的靈魂。人類個體千差萬別,這種構成人類豐富的差異,有賴于每個人的獨特性。自我設計就是個人自覺地去尋求自己的生活姿態,就是個人有意識地去確定自己的特點。自我設計,是我們不可剝奪的個人權利,是每個人的人生職責和使命!

  非常需要明白的是:每個人都是獨特的,然而他們又依據著某種共性聚集成類。自我設計是屬于個人的,然而它的后果卻不僅屬于個人,也屬于整個人類。自我設計雖是每個人的權利,然而每個人同時也負有享受這種權利的義務。

  一種自我設計就是一種自我選擇。這種自我選擇對于社會而言,正如薩特所認為的,每個人在選擇自己的同時也選擇了社會。無論個人做什么樣的自我設計,人類生活中有些基本原則卻必須受到尊重,人類的共同價值也必須得到珍視。也就是說,個人設計要有利于造成健康而符合人性的社會氛圍和個人生活。自我設計的多樣性,應當在「為了人」這個原則下展開。

  生活蘊藏著豐富的意義,它有待于我們自己去發現它。生活里有成功、勝利與喜歡,也有挫折、失敗和痛苦;豐滿的人生是全面接受生活的人生,不拒絕成功與享受,不畏懼失敗與挫折;欣喜于自己的探索果實,坦然地接受自己的錯誤,敢于經歷真實的完整的人生。像浮士德那樣,「凡是賦予人類的一切,我要在我內心里自我體驗,用這種精神掌握高深的至理,把不幸與幸堆積在我心里,將我的小我擴充為人類的大我」。

  2超越自我——實現人生價值之路

  自我實現的過程,既是個人自我造就的過程,也是人在社會學意義上的誕生過程。然而,人的獨特之處在于,只要生命尚存,就永不成定局;人只有在不斷的誕生之中,他在過去階段所實現的「自我」,才能繼續活在新的「自我」之中。

  人一旦停止追求,停止對自我的造就,他就開始失落自我。對任何個人來說,「自我」的生命力存在于超越之中,要走向自我實現,就要勇于超越自己。在這個意義上,超越自我意味著目標不斷前移,既不為已獲得的特征所限制,也不為已有的成就所陶醉,而是不斷地突破現狀、走向豐滿的自我。

  無論從生活的角度,還是從人性的角度,我們都可以明確地感受到人生活在沖突中??梢運?,沖突是人存在的基本形式。生活是永恒的雙面像。當一個人不是只接受生活的一半,閉眼不看生活的另一半,而是直接面對全部生活的時候,他就可以在同世界的各種關系中肯定自己,贏得生活。

  1.超越自我才可以直視生死

  據希羅多德記載,當波斯王薛西斯看到他統率的浩蕩大軍向希臘進攻時,起初是感到自豪,但隨后又潸然淚下。

  他對叔父說「當我想到人生的短暫,想到再過一百年后,這支浩蕩的大軍中沒有一個人能活在世間,便感到一陣突然的悲哀?!?/p>

  他的叔父回答說,生命不僅短促,而且多難,「我們遭到各種不幸福的事故,我們又受到疾病的折磨,以致它們竟使短促的人生看來都會是漫長的。結果生存變成了這樣一種可悲的事物,而死亡竟成了一個人逃避生存的一個求之不得的避難所?!?/p>

  這2000多年前的對話所露出的死之悲哀,對生命永續的渴望和對生之痛苦的感受,對人類是具有普遍性的。

  對于每一個具有生命的自覺意識的人來說,生命的神圣和死的必然,加強了人生的緊迫感,驅使他們去尋覓一種適合于自己的方法,來補償生命的短暫或者克服死亡。

  抓住自己所擁有的現在,去尋求真、領略美、創造善;用死之將至去激發享受人生、擁抱人生的熱情;去加強建設和創造的沖動,在死以前盡可能充分地施展自己的潛能,盡可能有效地影響他人、影響環境;把生命與工作結為一體,把自己與外界的聯系擴大……總之,一切使生命充實而豐滿,使自己的活動富有意義的方法,都在補償著生命的短暫。

  克服死亡的期待,來自人的這樣一種困境:人既是肉體的又是精神的,肉體趨向死亡,精神卻指向永恒。一方面,人的無限的潛力和開放的前景,驅使他去追求無限;另一方面,作為有理性的存在物,人是唯一能看到自己生命結局的動物,他了解自己必須服從新陳代謝的自然規律,不能抗拒由生到死的自然流程。有限的生命與無限的未來,對不朽的渴望和對死之必然的認識,成為人最難擺脫,也是最令人苦惱的矛盾。

  個人要克服死亡,必須找到屬于自己的變有限為無限、化短暫為不朽的途徑,也就是超越。高爾基說得對,懂得生活的人,都想在死后留下自己的影子。詩人、藝術家以他們創造的美裝點了世界,哲人則給世界留下了思想和智慧的種子。哲人的功繢,就像阿爾森·古留加評價康德時所說,哲人死了,他的思想還存留著,并獲得了獨立的生命;它又喚起別人的思想,它變成了許多人的財富。

  事業是不朽的,體現在其中的精神更是不死的。費爾巴哈正是基于這種認識,在堅決否定個人不死的同時,又堅持道德不死的思想。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靑」的精神感召著每一代中國人,并在中國的社會精英身上延續與更新;布魯諾英勇地死于他的時代,結果卻是不死于一切時代;偉大悲劇的主角在與命運的搏斗中被毀滅了,但人們卻從他們的死亡中,看到了人類精神力量的勝利和人類尊嚴的補償。

  2.超越自我才可以忍受孤獨

  交往作為人的一種基本活動而補償著個體的不足。人的個體意味著有限的存在,只有通過交往這種個人與社會之間獨特的代謝作用,建立起廣泛的社會聯系,取得前人和同時代人的經驗,獲得社會性情感,個人才能超越自己的有限存在;任何個人只有在與他人發生關系,并建立起健康的聯系時,他才能確立自己并成為一個完整的人。

  的確,人是社會的存在,人必然在自己的觀念中形成群體意識。這種社會的群體意識無疑是對孤獨的否認。但這僅是問題的一個方面。事實上,就生命存在形式的個體性而論,正如我們看到的那樣,每一個人的人格就其賴以存在的方式而言都是獨立的,因此,每一個人體都有自己不同的觀念、品性和追求。

  這種各異的觀念、品性和人格理想的追求便使得人與人盡管是處于一個非常密切的社會關系中,但他們的心靈壁壘沒有必要也不可能被打破。從這個意義上講,每個人都是孤獨的個體。以這樣一個觀念來審視歷史和現實中的人生,我們甚至可以發現一個極為普遍的現象,這就是歷史上的那些偉人們往往是最為孤獨的個體。

  陳子昂是孤獨的,這孤獨在他詩作「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中表現得淋漓盡致??檔率槍露賴?,這位孑然一身的哲學大師,終生只能對著「頭上的星空」冥思苦索。盧梭也是孤獨的,并因此而寫就了著名的《一個孤獨者的思想散步》。馬克思、貝多芬、梵高、尼采、海德格爾、薩特、愛因斯坦,還有魯迅、傅雷……他們都是孤獨的最強烈的體驗者。

  我們又同時可以發現,這種孤獨非但沒有防礙他們成為偉大的人,相反卻使他們的人格有了一種美的意蘊。所以他們的人格才顯現出或是悲壯的美、或是深邃的美、或是優雅的美、或是充滿力度的美。

  盡管我們每一個人并不都能如此強烈體會到這種偉人的孤獨,但我們的人生依然會有孤獨的體驗,因為孤獨是生命的本質情感之一。只要我們有自己獨特的思想價值觀念,獨特的認知、情感、意志,獨特的人格理想的建構和追求,那么,我們當中的每一個自我就注定與眾不同。有著這種與眾不同,我們就難免要忍受孤獨,要超越自我。

  只有在孤獨中,我們才有了在認知上深沉的反省,以達到自我使命和生命意義的認識,這無疑是一個艱難而痛苦的認知過程。

  高爾基在其著名的散文詩《人》中曾這樣寫道:「他置身于荒涼的宇宙之中,獨自站在那以不可企及的速度向無垠空間的深處疾馳而去的一塊土地上,苦苦地琢磨著一個令人痛苦的問題:我為什么存在?」在人類理性的探究和實踐中像「我為什么存在」這類的問題,總使我們每個人在獨處時為之冥思苦索。羅丹的著名雕塑《思想者》之所以雙眉緊鎖沉緬于痛苦而孤獨的思索中,那正是一種對人類自身使命中諸如對自我人格和存在的價值之類問題的深刻反省所使然。也正是在這痛苦而孤獨的思想中,《思想者》顯示了其充滿內涵的力度美。

  孤獨使我們在繁瑣的世態中求得簡練,在喧鬧的塵埃中求得恬靜,在世俗的環境中求得超然,甚至在不公平的遭際和突如其來的厄運中求得安慰和自悅。愛因斯坦在給一位因找不到工作,處境困難從而對生活悲觀絕望的音樂家的信中曾這樣寫道:「千萬記住,所有那些性情高尚的人都是孤獨的——而且必然如此——正因為如此,他們才能享受自身環境中那種一塵不染的純潔?!瓜勻?,這種「一塵不染的純潔」在愛因斯坦看來正是與孤獨相并生的。

  俗語說:「耐得住寂寞是人生的一大絕技?!購B?middot;凱勒雖因雙目失明、兩耳失聰而使自己籠罩在冷霧般的寂寞孤單之中,她也曾經為之酸楚和絕望過,但超凡的人格意志和信念使她戰勝了自己。而當她在孤獨中戰勝自己時,她體驗到了人生最美好的東西。她在自傳中這樣寫道:「寂寞孤獨感浸透我的靈魂,但堅定的信念使我獲得了快樂。我要把別人眼睛所看見的光明當作我的太陽,別人耳朵聽見的音樂當作我的交響樂,別人嘴角的微笑當作我的微笑?!拐庵殖講徽瞧渥趁蘭壑檔惱瓜致??

  孤獨可以使我們對外界誘惑節制。孤獨可以使我們正視自己,我們去體味孤獨的同時,恰恰正是超越自我,實現人生的價值。

  也正因此,在文學藝術發展史上,我們可以發現,許多精美絕倫的藝術作品的誕生,都是孤獨的靈魂所孕育的。曹雪芹在10年孤獨的凄風苦雨中用心血寫成了不朽杰作《紅樓夢》,歌德用了60個春秋的寂寞沉思在文學史上豎立了《浮士德》這一豐碑。梵高這位被稱為世界上最孤獨的人,他做畫正如我們所理解的那樣,完全是為了在畫布上灑滿他那熾熱而騷動不安的靈魂?;褂斜霞鈾?、海明威、薩特等等。正是他們那孤獨的靈魂和智慧,才帶給人類許多美的杰作。

  3.超越自我才可以體驗幸福

  對幸福的渴望,是每一個活生生的人心里生氣勃勃地搏動著的希望。一般說來,幸福是個人由于感覺和理解到自己所追求的目標和理想的逼近或實現而得到的精神上的滿足。

  追求幸福是人類最自然、最必然的傾向,也是人最基本的生活權利。但是,每個人在運用自己這一基本權利時,首先面臨的是選擇。錯誤的選擇不僅會把自己導向毀滅,而且可能給他人帶來災難。

  然而,人生的艱辛卻更在于,即使對幸福作了正確的選擇,人們還會時時受到痛苦的侵擾。俄狄浦斯的命運早就預示了,幸福總是有痛苦形影相隨。道破天下最難的謎底的俄狄浦斯,曾經萬事順遂,幸福無比,然而轉瞬間卻落到了不幸的淵底,成為承受最大痛苦的人。

  人們追求幸福,卻不得不承受痛苦。人的生存狀態總是這么使人難堪、令人困窘。一個真正實現自己人生價值的人,必會超越痛苦,而最終獲得幸福。

  羅素在總結自己的經歷的時候曾經說過:「我認為不經過痛苦是絕不能取得偉大成就的;正是那種在烈火中鍛煉的痛苦才會產生明澈的美感……也是那痛苦才產生出我對工作的強烈的愛,產生出達到完美的一股熱情——正是痛苦才產生出愛的渴望?!孤匏爻攪送純喑刪土艘簧?。

  應該說,沒有經歷痛苦并超越痛苦的人,是不可能體驗到真正的幸福。因為,痛苦的性質并不都是否定的。痛苦意味著人的追求受挫,這種受挫對人可以是一種磨煉。幸福則意味著追求的逼近和實現,追求本身就不可能是悠閑自在、無憂無慮的。對于個人來說,追求的目標越高、越困難和挫折的克服越難,就越能使人產生確證自己本質力量的高峰體驗,追求的成功使個人從中所體驗的幸福就越深刻。從這個意義上,超越痛苦乃是達到真正幸福所必經的途徑。

  3不朽——人生價值的最高追求

  自我超越的最終效果和表現,就是人生的不朽。不朽,是人生價值的最高追求,是一個人完全超越了自我的結果。

  要使自己的生命超越死亡走向不朽,要使自我價值的追求走向光輝的頂點,就必須有對人生理想的堅定而執著的追求。我們正是在這種追求的過程中使自己擁有被后人所稱道和謳歌的偉大人格品性的。在這個問題上,我們認為中國古代倫理思想家的理論和實踐探索給了我們以啟迪。正如中國哲學家張岱年先生指出的那樣,「中國哲學離宗教最遠,從不探討靈魂不滅之類的問題,而更注重生命如何以自己的創造和貢獻達到不朽?!?/p>

  早在《春秋左氏傳》中就有如下關于人生如何才能達到不朽的記載:「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不朽?!拐庖嗉詞撬?,立德、立功、立言是人生達到不朽境界的三個現實途徑。

  事實上,我們可以發現,中國古代的圣人賢者孜孜以求的莫不和「三不朽」有關。我們民族史上那些至今英名永存的人,如老子、孔子、李白、杜甫、蘇軾、文天祥、李世民、成吉思汗、嚴復、康有為、譚嗣同、孫中山、毛澤東、周恩來等人,無一不是以獨特的創造和不懈的奮斗精神,或立德,或立功,或立言,或兼而有之,而使自己的生命永垂不朽的。

  正是從這個意義上我們理解了明代思想家羅倫的如下一段精辟之言:「生而必死,圣賢無異于眾人也。死而不亡,與天并久,日月并明,其惟圣賢乎?!掛簿褪撬?,生命的軀體無法永存但生命在追求人生理想的過程中,卻可以通過立德、立功、立言而使其精神走向不朽和永恒。

  1.必須使生命有一個堅定執著的理想

  理想是人為自己設定的關于未來的最高目標。追求理想是人獨具的特性,只有人能瞻望未來,也只有人能為了未來而斗爭。有了理想,人的一切活動就納入一個關于未來的目標之下,人也才能超越自己,走向不朽。

  喬治·桑起誓:「面對不公正,我絕不會若無其事,處之泰然?!?/p>

  當歐洲中世紀的精神壓迫,造成許多人的自輕自賤的時候,目睹塞維特斯因「思想罪」而被殺害的卡斯特利奧,在宗教裁判所的巨大陰影下憤怒疾呼:「我不能再保持沉默了?!刮撕次浪枷胱雜傻娜ɡ?,他向「用物質甲冑?;ぷ諾摹古尤淮笪鍰粽攪?。

  當偏見和迷信企圖永遠左右世界,宗教裁判所密布歐洲,吿密者像草一樣蔓延之時,對理想的執著追求卻使布魯諾胸中充溢著英雄的激情。他憎恨使人變得愚蠢、渺小的一切,他不顧后果地以「瀆圣的勇氣」一吐真言;并積聚起自己的全部力量,猛虎般撲向一切迷信,決心把迷信撕得粉碎!

  人們追求理想的道路是艱辛的。但是,盡管有千難萬險,人類總能在失望中奮起,人類的理想總能沖破窒息它的黑暗氛圍而再生。

  2.在理想的追求中必須具有積極創造的精神

  正如前面所論述的一樣,創造是使現實世界成為一個自強不息、未來與過去既相繼承又永遠斗爭,每個瞬間都在翻新、都在生成不止的世界,正是人所獨有的創造性構成了人的基本價值,正是創造使人生活在「意義」的領域之中,即走向不朽。

  張岱年先生在其《美與善的探索》中曾說過這祥一段話:「有光榮的遺留影響是不朽,甓如木不朽而有香氣。有卑劣的遺留影響謂之甚朽,罾如木甚朽而有臭氣。無遺留影響謂之朽,譬如木朽而無氣味?!?/p>

  所以,「不朽的標準在創造,即在所立」,如有創造貢獻影響后人,千百年后人猶受其益,被其澤,服膺其訓散,懷念其功德,仍有一種力量能激發人的精神,能引導人的生活,則即等于仍生存。造紙的蔡倫,活字印刷的畢昇,都是因創造而名垂千古。

  應該承認創造是艱辛的。這是因為生命的存在一方面很短暫,另一方面也很脆弱。而生命所面臨的外部世界則往往是無限強大的。但也正是在這個以短暫抗衡無限,以脆弱抗衡強大的創造和奮斗中,生命得以延伸。所以,有哲人做了如下的總結:「平庸的生命再長也是短促的,而轟轟烈烈的生命再短也是永生的?!梗ū疚耐輳?/p>

個人簡介
現任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管理學教授,主講巨變時代的組織管理。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