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骑士vs勇士第四场:北漂的黃金時代正在過去

向遠之 原創 | 2018-09-19 15:12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北漂 

骑士vs凯尔特人g7感动 www.znids.club    回看歷史。著名文學家沈從文,在上世紀20年代來到了北京這個大城市,那時候,很多人都沒有看得上他——這個說著一口湖南普通話的鄉下人。他也經常自嘲,每天就在辦公室默默寫作讀書。

  當然,還有那位曾經的北大圖書館管理員,也是因為一口湖南普通話,沒有受到北大的大牌教授的重視,但是他仍然感嘆,在北京度過了人生當中十分重要的一年……這個人,不用多說大家都知道,他就是毛主席。

  北京,似乎一直就是一個福地。

  2002年左右,有個湖南廠礦子弟出身的小城青年,因為發表了一篇文章受到了關注,就來到了北京,在網易公司工作。多年后,他已經成為了一家市值上百億美元公司的創始人,這個人就是陌陌的創始人唐巖。

  筆者在前段時間參加一個活動見到了一位70后的老鄉,他在大學本科畢業時就進入了一個部屬單位下屬的媒體,報道的是當時方興未艾的IT行業,見證了多個知名IT企業的起起伏伏,在積累了一定經驗并認識到媒體發展的天花板后,去了多個互聯網公司,并且最后成為了一家二三線互聯網公司的高管,享受到了互聯網高速發展的紅利。他告訴筆者,他在北京房價開始高速增長之前買了三套房,目前已經基本財務自由。但是他仍然感嘆地說,一些認識的朋友比他牛多了。“唐巖你知道吧,在網易工作時,他就坐我辦公桌對面,現在人家已經是身價幾十億的公司老板了”,他用手比劃著和我說。

  而筆者認識的80后和90后,基本上都是存在“一步趕不上,步步趕不上的情況”,如果沒有趕在北京房價幾次暴漲前買房,就存在房子總是買不上的情況。筆者認識一位在媒體工作的朋友,在股市和買房中選擇了股市,結果股市暴跌,買房的資金總是湊不出來。他們的經歷應該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前不久參加一次飯局,里面有一位79年的朋友和一位86年的名校經濟學博士朋友,79年的朋友在北京多年,在某大型國有單位工作,已經置有房產,日子過得比較愜意,而另一位朋友器宇軒昂,談吐不凡,跟隨大牛導師來京,在某知名研究機構工作,由于來京比較晚,買房已十分困難。短短幾年時間,造成的差異已經這么大了。

  對于70后而言,大部分參加工作是在90年代,而北京的房價是在2008年奧運會后開始迅速增長的,并且遠遠超過了大部分人收入的增長速度。對于70后而言,勤奮工作趕在房價飛漲前買房上車,并不是很難。而對于80后而言,情況就開始出現了分化,一部分人正好趕上了城市紅利,而一部分人可能就因為猶豫或者路徑選擇,錯過了。

  是啊,現在對于90后的北漂而言,門檻確實越來越高了。大部分國內名校畢業或者海歸留學生,房租就要占去他們收入的50%甚至以上。

  現在經濟增長變緩,人們的收入增加也相對變緩,而房價卻在迅速地上漲,使得大城市的門檻越來越高。而在早期,市場的空白點相當多,賺錢相對容易,大城市病還不明顯,城市土地要素的應用強度相對比較低,政府的政策控制也相對較少。原來大城市對普通人而言是機會的集中地,且門檻不高。

  其實不光是房價房租問題,其他多個因素也決定了大城市的門檻高度。以學歷為例,本科生在北京發展已經十分不易,名企的招聘一般都是211高校起步,而具有進京指標的企業或者政府單位,碩士生已經成為起步的標配。北京的人才新政,已經基本將進京指標劃定了本科生25歲,碩士生28歲,博士生35歲的年齡紅線。

  而對于創業而言,門檻也在提高。以互聯網公司為例,我們可以看看當下稍有名氣的互聯網公司創始人,大部分都是70后,他們普遍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又趕上了互聯網行業蓬勃發展的年代。雖然TMD三小巨頭的創始人都出生于80年左右,但是他們都在北京耕耘多年,從業經歷其實相當長,而對于后面的公司而言,要冒出頭就越來越難了。

  我們看到那么多公司的創始人,視將公司賣給BAT為成功,區塊鏈或者共享經濟的風口一出現,馬上瘋狂涌入。其實主要原因是因為要創業成功,門檻和難度越來越高了,市場空地越來越少了,城市的成本在不斷上升。

  互聯網行業只是一個代表,其他行業何嘗不是呢?哪怕就是記者,現在要靠幾篇文章成為知名大記者的難度越來越大;做學術,海歸名校的畢業生比比皆是,出頭不易;在政府公共機構,快速提拔和升遷越來越難……

  當然,以北京作為一線城市的案例,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因為北京除了科技中心、文化中心和國際交流中心的定位以外,還有著首都的特殊性。因此北京也在不斷疏散一些非首都功能,并且推出了千年大計的雄安規劃。但是從比較長的長遠來看,北京仍然會積聚大量的高科技企業、文創企業和金融企業,因此不管是人才引進指標的形式還是市場經濟的自由形式,仍然會有大批的年輕人來北京發展,這一方面是北京的定位決定的,另一方面也是市場的邏輯決定的。北京仍然需要大量的年輕人,同時會吸引大量的配套人員。

  需要在宏觀高度提供支持和監管措施

  正如同陸銘等經濟學家和楊偉民等政府官員所指出的,城市必須需要不同職業和不同學歷層次的人形成配套,要以產控人,而不是強行地控制人口。一個城市,不可能只有高科技人才而沒有配套的服務業人員。

  陸銘在《大國大城》這本書當中指出,其實在英國和日本等國家,倫敦和東京大區的人口集中度其實還要高過北京,北京的城市管理水平還需要進一步提高,筆者認為他說的話有一定道理,但是,也要考慮到中國幅員遼闊,需要城市和區域發展格局更加均衡,不能讓大城市的規模過于龐大,這不只是經濟考慮,也是政治考慮。

  城市也必須要保持一定的流動性和活力,也需要多元化的人才結構形成的創新活力。不管是經濟學理論和創新理論,還是實踐都證明,多元化人才背景形成的創新活力,使得北京能夠成為一個深具吸引力的城市。

  租房市場,在政府完全來提供公租房不現實的情況下,也需要給予監管。因為人的基本需求當中,吃穿的問題已經容易解決,但是住的門檻仍然相對比較高。而有住宿和睡覺的地方,是人作為重要的生產要素完成睡眠恢復體力和精力的重要載體。對于北京這樣的大城市來說,能夠迅速買房或者工作單位提供住房的仍然是少數,住房也具有一定的公共產品屬性,是一個城市的基礎設施,這也是出于人本的考慮。

  在世界各大一線城市,買房對于年輕人的難度都是越來越高的,而中國本身就是房屋自有率非常高的國家之一,這得益于中國人對于自由住房根深蒂固的情結和中國家庭的犧牲精神和努力精神。但是從未來來說,大批人在一線城市租房住是一個常態,而不只是對于年輕人來說。對政府而言,要保持大城市對人才的吸引力,需要不斷推出公租房,也需要對市場房租進行監管,使得租金保持在一個合理的水平上。從市場邏輯而言,租房價格太高,也最終會使得需求大量減少,不可持續發展。

  逃離北上廣 VS 逃回北上廣

  近幾年來,逃離北上廣和逃回北上廣的聲音不斷交替出現,這其中也有著自媒體的推波助瀾和以點帶面,但是也可以反映一定的現實狀況。

  一方面,80后和90后更加追求自我,渴望更加多元化的價值取向和多樣化的社會關系,這使得一些死氣沉沉的小城市和縣城無法容納他們,他們其實是代表了中國很有活力的一部分。不需要列舉數字,我們仍然可以發現中國的一些重要的產業創新和科技創新,大部分還是發生在一線城市和一些經濟活躍的二線城市,政府管理水平和社會氛圍也更加開放化和開明,但是,一二線的成本也確實在不斷提高,生存和發展難度不斷增大。在互聯網信息流通越來越快的背景下,形成了巨大的影響。

  隨著一線城市的不斷發展,大城市承載力已經疲憊不堪,由于在中國的大城市規劃時并沒有預見到此情此景,因此,往往都出現了城市功能不堪重負的情況。近兩年,各大二線城市紛紛開展了搶人的計劃,用優厚的條件來吸引人才回鄉,這顯示出各地都越來越重視人才對于經濟發展的重要性。在市場邏輯和個人規劃的影響下,仍然會有很多人會前往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發展,因為一些科技創新產業和文化產業在一線城市相對密集,而北京也是不可替代的文化和國際交流中心。

  一部分人的能力溢出價格,使得他們的能力在一線城市有著很大的發揮空間,并且能夠對沖生活成本給人造成的壓力,而一部分人則帶著自身在一線城市形成的人力資本和資源回到二三線城市,可以給二三線城市帶來活力,自身也可以過得相對比較好,無疑能夠達成經濟學上的帕累托改進。

  就北京而言,仍然會在長時間內構成一個人口的流入地,一方面是基于體制內的人才流動和人才引入,從市場邏輯看,也仍然會有大量年輕人流入。同時,服務業人員基于北京相對更高的收入,也依然會來北京工作,將收入寄回老家,從而支持下一代的教育和生活,這也為下一代構筑了一個更好的生活平臺,而社會,應該給予他們一個階層上升的空間和相對更公平的環境。

  從地理環境來看,由于整個北京周邊乃至整個北方,經濟發展條件和動能相對比較好的城市不多,不管是石家莊還是天津,在京津冀一體化當中,和北京的差距依然很大,這點和長三角有著很大的區別。在北方,能夠稱得上新一線城市和二線城市的只有西安、大連、青島、鄭州等少數幾個城市,和南方相比存在一定差距。北京周邊的幾個省會城市太原、沈陽、 石家莊等等,都是經濟結構老化、缺乏新動能的工業城市,在一些小城市和資源枯竭城市,甚至存在城市收縮的情況。這使得北京的吸引力在北方仍然非常大,使得北方的年輕人,不斷向北京聚集。要解決這個問題,需要不斷推動京津冀一體化,實現產業的合理布局,通過產業流動推動城市人口流動,實現城市群發展。

  在未來,北京發展和生活的門檻更高了,人口的流入和流出比會相對下降,凈流入人口減少。這可能是一個必然的趨勢。

  而隨著中國新經濟的發展,各類新產業在中國經濟的縱深地帶發展良好,比如安徽的新能源汽車,武漢的光電產業和半導體產業等等,無疑將形成新的經濟版圖和新的產業經濟帶,這將進一步提升中國經濟的發展。大量的二三線城市發展,將使中國的產業布局更加合理,當然,在這場變革當中,也必然會有一些城市掉隊,那是一些思想觀念守舊,人才流動和發現機制不合理,人文和經濟環境相對欠缺的城市。

  2008年,《北京歡迎你》這首歌響徹中國大地,這一年,互聯網產業剛剛告別泡沫在醞釀新的動能。這一年,中國迎來了金融?;?萬億計劃,一邊是火焰一邊是海水,十年輪回,2018年又是一個大年的輪回。

個人簡介
經濟學博士研究生 中國互聯網協會青年專家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新浪斗地主棋牌游戏 排列五红球杀号 17141大乐透官方推荐 棋牌捕鱼 大乐透后区生肖选号 大乐透走势图500 开心棋牌网站 中国体育网 贵州11选5玩法 给国家储备粮肉赚钱吗 中国女足对朝鲜女足历史记录 内蒙古11选5 组选奖号060 北京pk10哪种最稳 刺激现场靠什么赚钱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