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vs国王:安倍應對特朗普單邊主義的藝術

邢予青 原創 | 2019-06-04 12:57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安倍 特朗普 

骑士vs凯尔特人g7感动 www.znids.club   美國總統特朗普揣著105架F35隱形戰機的采購合同,高興的從日本返回了美國。 日本送給特朗普的這張大禮單大約價值100億美元。 特朗普這次對日本的訪問,不僅收獲頗豐,也出盡了風頭。 他是第一位受日本令和時代天皇接見的外國首腦;也是第一位給有日本國技之稱的相撲橫綱優勝者,頒發總統獎杯的外國領導人。

  安倍政府精心安排這次國事訪問,讓特朗普心滿意足的一個重要目的, 就是希望特朗普在日本汽車出口這件事上,網開一面, 不要對日本汽車揮舞關稅大棒。汽車是日本經濟最重要的支柱。日本每年向美國出口大約170萬輛汽車,美國是日本最大的海外市場。 依賴外需的日本經濟, 是無法經受特朗普政府對日本汽車的任何制裁行動。

  與中國一樣,日本也是特朗普為了實現“美國第一”的單邊主義的受害者。 特朗普上任的第一天, 就大筆一揮退出了TPP。 在過去亞太經濟一體化的過程中, 中日兩國一直暗中較勁競爭地區領導權。安倍政府曾把TPP看作是日本領導亞太地區經濟一體化的契機,并希望TPP成為21世紀高水平自由貿易區的模版。 TPP也被寫進了“安倍經濟學”, 是“安倍經濟學”第三之箭--構造改革的重要部分。特朗普退出TPP的決定,對安倍政府是一沉重大打擊,甚至讓一些日本政客擔心日本安全基石—日美同盟的可靠性。

  特朗普在競選總統時, 多次表示要退出TPP。在他贏得總統大選后,為了挽救TPP,日本首相安倍不惜屈尊,在特朗普正式就任美國總統之前, 親自到特朗普在紐約的家里拜訪。但是, 安倍的到訪并沒有讓特朗普回心轉意留在TPP的群里。特朗普正式就任總統后, 以“美國第一”為理念, 開始了修改與所有貿易伙伴的“不公平貿易“規則的進程, TPP第一個中槍倒下。

  2017年美國對日本的貨物貿易逆差為600億美元。 每當特朗普談起貿易赤字和他認為的不公平貿易規則時, 日美之間汽車貿易的不平衡,就會被拿來說事。 恢復美國汽車制造業昔日的輝煌,也許是特朗普的一個夢想。他去年命令美國商務部對汽車和零部件進口, 是否威脅美國“國家安全”進行調查。如果結論是肯定的, 特朗普將以維護“國家安“為名, 對汽車和零部件進口征收關稅。 作為對美汽車出口第一大國,日本將面臨被制裁的危險。

  在日本國內, 安倍是一個非常強勢和有主見的首相。 日本反對派經常批評目前的日本政局是“安倍一人獨大”。 然而, 面對特朗普咄咄逼人的現狀,安倍政府并沒有擺出要打貿易戰的強硬姿態,而是放下身段,采取解釋再解釋的策略。希望特朗普改變對日美貿易不平衡的“錯誤”理解。 特朗普說日本有貿易壁壘阻止美國車進入日本市場, 日本政府就向特朗普解釋日本對美國汽車關稅是零,比美國的2.5%還低,也不借機嘲笑美國車質量不好,讓特朗普沒有面子。特朗普說美國滿街跑的都是日本車, 這不公平;日本政府就指出大部分美國街上的日本車, 都是在美國造的, 為美國就業做出了巨大貢獻。特朗普抱怨600億美元的赤字不可接受,日本就琢磨擴大對美軍購, 趁這次特朗普來訪,一下就開出了采購105架F35 的大單。

  盡管日本的一些學者對于特朗普咄咄逼人的態度頗有微詞,日本媒體也沒有開啟輿論戰,公開批駁特朗普政府的“霸凌”行為;日本國有電視臺NHK,更沒有播放山本五十六聯合艦隊攻擊珍珠港的畫面, 來煽動日本社會的反美情緒。

  但是, 安倍政府并非僅僅被動的向特朗普政府解釋日本對貿易不平衡的觀點。筆者認為, 為了應對特朗普單邊主義的潛在威脅, 安倍政府積極推進與其他國家的貿易自由化,在美國退出TPP后主動擔當推進TPP-11的推手。 日本加入TPP是民主黨的野田政府拒定的。有意思的是,安倍領導的自民黨在野的時候,把反對TPP作為競選綱領之一。 反對開放日本農產品市場的農戶,成為了安倍自民黨堅定的支持者。借助日本農戶的支持, 日本自民黨重新奪回了政權。然而,為了實現TPP-11, 安倍政府卻背叛了投票支持自己的日本農民, 在被日本農民稱為“圣域”的大米,小麥,牛肉,奶制品等領域做出了開放市場的讓步,最終促成了沒有美國的TPP-11。

  沒有美國的TPP-11,在經濟總量和貿易規模上縮水了許多。為了彌補TPP-11規模相對較小的缺陷,安倍政府又突然加快了和歐盟自由貿易區的談判。為了打破已經談了5年多還沒結果的日本歐盟EPA的僵局, 日本政府果斷的以大幅開放本國農產品市場犧牲日本農民利益為條件,換來了歐盟對日本開放汽車和其他工業產品市場的結果。日本和歐盟EPA已經從2019年2月開始生效, 催生了一個涵蓋6億人口和全球40%貿易量的最大自由貿易區。

  顯然,TPP-11和日本歐盟EPA是安倍政府對抗特朗普單邊主義的行動, 也是日本對未來可能出現的日美貿易摩擦影響的對沖。 現在安倍政府一手舉著TPP-11, 一手握著日本歐盟EPA, 儼然一副繼續推進全球化,維護多邊主義的旗手。利用TPP-11和日本歐盟EPA, 向歐盟,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等開放日本農產品市場, 對日本市場上的美國農產品形成了壓力,增加了日本和美國進行雙邊貿易談判的信心。 有日本學者表示,TPP-11或者日歐EPA對農業產品的開放程度, 是日本在雙邊貿易談判時可以給美國許諾的底線。

  特朗普這次訪問日本前,美國政府決定把對日本汽車進行懲罰的行動推遲6個月。日本也投桃報李, 宣布全面放開美國牛肉進入日本市場, 不再禁止年齡超過30個月以上牛肉的進口。筆者認為,美國推遲對日本汽車施加關稅的行動,是為了在與中國的貿易戰中,避免多面作戰并且拉攏日本。 面對與美國的貿易沖突,中國也向日本生出了橄欖枝。去年10月在執政5年后,安倍終于實現了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的愿望,曾經冷卻的中日關系也開始回暖。

  同樣,日本安倍政府應對特朗普單邊主義靈活低調的藝術,不僅避免了與美國的直接對抗,也讓日本成為中美貿易戰中的贏家。